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百科 > 第一二二章 逆袭的暴雨 正文

第一二二章 逆袭的暴雨

2023-03-27 05:24:47 来源:樽酒论文网 作者:探索 点击:349次
    其实,第章的暴那晚逃出了沈家堡,逆袭沿着迈来河堤,第章的暴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87%BA%E9%87%91%E3%83%A9%E3%83%B3%E3%82%AD%E3%83%B3%E3%82%B0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8%84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87%BA%E9%87%91%E3%83%A9%E3%83%B3%E3%82%AD%E3%83%B3%E3%82%B0一路直奔向了通往县城大道的逆袭沈福贵和章莲心,连头都没敢回一下。第章的暴直感到身后有人在紧紧追踪的逆袭他们,一口气跑出了十几里地,第章的暴累的逆袭实在是跑不动了,才放慢了脚步,第章的暴相搀相扶着继续挪移着。逆袭。第章的暴。逆袭。第章的暴。逆袭。第章的暴一分钟都不敢停歇的他们,仅凭着在两个哥哥,先后开庭审判的时候去过两次县城的沈福贵,那久远模糊的记忆,费了好大的劲儿,直至半夜三更了,方才赶到了县城。。。。。。对他们来说,那暗夜之中恍如迷宫一般的县城,更是实实在在的让他们,找不到了东西南北。。。。。。越转悠,越迷糊找不到方向的两个人,只好缩在了一处店铺的门角旮旯里,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天明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亦曾想过在这人口密集的县城里,找个藏身之所的沈福贵,又考虑到县城距离沈家堡太近,在这人来人往的县城里,难免会遇到认识自己的人;再加上,县城对于身为民兵连长的章怀柔来说,亦是熟门熟路。。。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87%BA%E9%87%91%E3%83%A9%E3%83%B3%E3%82%AD%E3%83%B3%E3%82%B0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8%84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87%BA%E9%87%91%E3%83%A9%E3%83%B3%E3%82%AD%E3%83%B3%E3%82%B0。。。藏在此处,确实是太缺少安全系数。

    左思右想,惴惴难宁的沈福贵,于惊恐恍惑中,等来了黎明,慌忙拉上章莲心的手,向赶早的路人一路问询着道路,才来到了其大哥口中的,这县城以西。

    来至这偏远荒寂的地方,那四散分布着的小村庄,人口稀少的,让躲在其中的他们,感觉自己就好象是置身于一览无遗的大荒漠;感到追踪自己的章家人,就算是隔着县城,也能够一眼找得见似的。。。。。。于是,毫无安全感的他们,最终来到了,这座落在遥远的山梁子脚下,算的上是最大最远,亦是人口最密集的龙泉村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太阳已渐渐偏西了,山里的天气,可真真是让人捉摸不透。一个时辰之前,空中还是万里无云、烈日如火。然尔此刻,竟已经是狂风骤起、乌云翻腾,摆出了一幅,山雨欲来的凶猛阵势。

    奔波了一天的凌贤,终于在这山脚下的村庄里,找到了刚刚寄居下来的沈福贵两人。顾不上寒喧客套的他,直奔主题,将章家已兵分多路,四处撒网追踪的消息,告知了沈福贵。并郑重转达了,其长兄令其:见机行事,随时转移;千万不能主动与家里联系的重要旨意。。。。。。这意料之中,又似意料之外的消息,让沈福贵那尚存的侥幸之心,顿时化成了一堆枯败的烂树叶,死死堵在了胸口。连同着天上翻滚的乌云,让本就沉闷的空气,变得更加的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言罢的凌贤,来不及接过章莲心递上的水碗,便匆匆踏上了来时的路。。。。。。所不同的是,头顶上的艳丽火球,换成了重重堆叠的黑云,和隐隐的雷声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常言道:早烧不出门,晚烧行千里。昨天傍晚,那,如烈火焚烧白云般的血色残阳,却没能主宰得了山里的天气。

    被火烧云蒙骗了的凌贤,早上出门的时候,连远行必备的雨具,都没有带。。。。。。面对此刻越积越厚的云层,和越滚越近的雷声,身处荒野的他,心,也一个劲的在收紧。脚下的步子,更已是变成了脚不沾地的飞奔。。。。。。好在这山里的雷声,绵绵延延的,如同那连绵不绝的山岭,虽不住声地盘旋在头顶上,却没有立时炸裂云层的冲动。。。。。。也好似在有意无意中,为没有遮护的路行人,给予着些许的喘息和同情。

    被饱含的雨水,压坠的已触手可及的乌云,终于承载不住雨量的重负,不待同行的滚雷为其造足了声势,就“哗”的一声,倾注而下。。。。。。幸好此刻的凌贤,紧跑慢跑的,已临近了县城,面对来势汹汹的倾盆大雨,已不再如先前那般的紧张和担忧。迅速辩别了一下方向的他,三步两步冲进城里,在熟悉的街道上,很快,就找到了一家售卖雨具的店铺。

    这本该才是夕阳西下的时候,若没有暴雨的阻挠,只要脚下稍快一些,回返到家,也就只有**点钟。依然,是件很轻松的事情。然而,透过雨具店的窗户,望着稠密的雨幕,和打在玻璃窗上越来越大,越来越响的雨滴,凌贤的心里,开始纠结犹豫了:“是冒雨回家?还是找个地方住下?。。。。。。如果住下,自己是安稳了,可家里人,肯定会牵肠挂肚,担心害怕。。。。。。尤其是弟弟和弟媳,更会因自己是替他们出门办事儿,而揪心自责!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!”短暂的思索,已做出了决定的他,系紧了头上的草帽儿,又向老板买下了一把油布伞,一头冲进了雨中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好在天虽阴黑,却还未曾黑透;好在县城通往迈来村的,那条刚修成的柏油马路,几乎是笔直的畅通、平整。在这倾倒了银河般的暴雨里,两手紧紧把住雨伞的凌贤,趟着已没过脚面的雨水,急急地往回走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雨,继续瓢泼般地往下倒。雨伞,在这倾盆的雨中,已根本失去了它本身的效用。。。。。。而且,助阵着的滚雷,不仅时时炸裂在头顶,就连风儿,也加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越积越深的水,已渐渐没过了小腿,马路两旁的排水深沟里,早已水满沟平!让人根本已辩不出,哪儿是路面,哪是深沟!

    不停告戒自己照直前行的凌贤,更是不敢有半分的马虎。浑身已如落汤鸡般的他,沉着冷静地趟着水中的步子。越来越大的风,扯着雨赏紧握着伞柄的凌贤,差点偏离了马路,载进深深的水沟里。。。。。。一阵狂乱的紧张之后,稍稍平复、镇定下来的他,索性收起了在风雨中椅着,已形同虚设的油布伞,将其当成了探路的手杖,为自己这暴风雨的黑夜里;这没及膝盖的艰难趟水行程,增加了些许的安全保障。

    黑如锅底的夜;狼烟四起的狂风暴雨;深至两膝的积水。。。。。。幸好头上那顶,牢牢与下巴绑系着的草帽,为其遮挡住了直灌双目的雨水,使其尚能看得见,泛着水光的脚下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大哥!。。。。。。是你吗?大哥!。。。。。。”在雨伞导路下的凌贤,内心已平稳多了。正聚精会神着脚下的他,却突然听到了,撕裂雨幕般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老二!。。。。。。是我!是大哥!。。。。。。”驻足侧耳的细听,终于听清了,迎面而来的声音,是源于自己的弟弟凌诚,那揪心急切的喉咙。一阵温热顿满心头的凌贤,立刻扯着嗓子回应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大哥!俺可算是迎到你了!。。。。。。这么大的雨,可把俺担心死了!。。。。。。快披上这个,大哥!。。。。。。俺大嫂和你弟妹,都快急坏了!咱得快点走。。。。。。”手柱着木棍探着道路的凌诚,听到凌贤的回应,心如一块石头,“忽通”落了地的他,上前搀住自己的哥哥,欣慰激动地连声着,道。

    “咱这是到哪儿了?老二!。。。。。。”已辩不出位置的凌贤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到镇上了,大哥!再用不了多久,咱就到家了!。。。。。。”已经把怀里抱着的蓑衣,给哥哥披好的凌诚,忙宽慰着浑身上下,雨水滴淋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迎出这么老远?雨这么大!。。。。。。”闻言的凌贤,语带心疼地,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雨这么大,俺才在家呆不住了!。。。。。。没事的大哥,我天天上班来回在这条路上,就是闭着眼睛,这路儿,俺也照样能走!。。。。。。”此时,雨已经小了许多,迎到了自己的哥哥,心情都不知该如何表达的凌诚,冲哥哥自擂、嬉笑,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,就是莽撞!。。。。。。”面对弟弟的嬉笑达观,凌贤不无疼爱地嗔怪着。

    两兄弟在渐渐消退的暴雨中,说着聊着,已通过了崭新的迈来河大桥。终于平安地,回到了迈来村。。。。。。这刚刚转入凌家胡同的哥俩,让冒雨等在大门外,焦急地死盯着胡同口的沈七凤,用力捂着嘴,无声地哭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目送着凌贤远去的沈福贵,呆愣愣地立在原地。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的他,是在越来越紧的雷声里,被章莲心硬拖进了,房东家的茅草棚。

    在这疯狂的雷雨交加之夜,心如乱草塞堵着的他,辗转反侧了一整个晚上,做出了,天亮就离开此地的决定。因为凌贤的到来,带给他的不仅是惊魂的消息,同时,更昭示着此地的不隐秘性——既然凌贤都能找到自己,那,狂如疯狗的章家,一旦进到这县城以西,要想找到自己,就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作者:知识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